好文热推都市生活孤岛废婿-孤岛废婿小说阅读

穆飞李初菡主角小说
《孤岛废婿》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穆飞李初菡,是酒妖大神 所著的都市生活小说,目前已完结。全文讲述了:袋,浑身湿透狼狈不堪。海难过后,已经没有了不平等的人权,大家都是灾民。穆飞喘着粗气,疲惫感传遍了全身,尤其是左手臂的伤势,虽说不再流血了,可穆飞知道,这不是好事。海水简单的为他消毒,过后免不了一场高烧。穆飞捡起一条手巾将水拧干,怕得破伤风,独自坐在地............

小说《孤岛废婿》在线阅读

《孤岛废婿》无删减阅读

第3章

大!太大了!

当穆飞好容易将皮艇拉上海滩,举目望去,这座小岛不着边际,远处群山环绕,若不是知道豪华游轮本就在海洋中央不可能有大陆。

穆飞都要怀疑暴风雨中是不是横跨大洋了。

海岸线上一片狼藉,游轮失事后的破烂东西被冲了上来,还有那些运气比较好,幸存的人们。

里面不乏有当初羞辱过穆飞的豪门子弟,现在一个个耷拉着脑袋,浑身湿透狼狈不堪。

海难过后,已经没有了不平等的人权,大家都是灾民。

穆飞喘着粗气,疲惫感传遍了全身,尤其是左手臂的伤势,虽说不再流血了,可穆飞知道,这不是好事。

海水简单的为他消毒,过后免不了一场高烧。

穆飞捡起一条手巾将水拧干,怕得破伤风,独自坐在地上包扎起来,如同孤狼舔食着自己的伤口。

“啊!!!”

突然传来的叫喊声吓了所有人一跳,大伙把目光集中在了海滩前那跪在地上的身影。

李正业脑门涨红狠狠的用拳头砸着沙土。

“该死的,我的箱子!”

他不甘的咆哮着,发泄心中的愤怒,那些一起落难的人们一脸莫名其妙。

就在这时候,李正业突然站起身来,面目狰狞甩开腮帮子朝穆飞跑去。

上去就是一脚直接踹在了穆飞的左脸颊,将他踹翻在地。

随后李正业不依不饶,抬起腿来对着穆飞就是一顿踢,脸,胸口,腰。

根本不管穆飞的死活,穆飞护着头缩成了个团。

一边踢李正业一边骂道。

“你个灾星败家子,那可是两箱黄金!”

原来被穆飞扔下橡皮艇的箱子中,装的正是李正业和邱凯交易的高纯度黄金。

东西没了,损失惨重的李正业发疯了一般,把怒气全部宣泄给了穆飞。

他也不想想,没有穆飞,别说钱了,连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。

“够了!爸!穆飞他救了我们,有什么错误?”

经历奔波劳累,刚恢复点体力的李初菡,比起她爸爸来理智多了,拼命上前拽开下黑手的李正业。

“哼!倒霉,自从让这小子入赘,咱家就没有好日子过,算了!”

被女儿一通数落的李正业自知理亏,赌气返回海边看看还能不能找到自己的箱子,当然徒劳的。

穆飞坐起身来,被踢打的地方还好,主要是左手臂又开裂了,鲜红浸透了毛巾。

周围那些落难的富豪子弟还改不了他们爱看热闹的习性,本以为闹剧会继续,没想到草草收场了,一个个小声笑话着穆飞。

穆飞解开毛巾刚要重新包扎,一双温软如玉的小手伸了过来。

穆飞顿时一愣,面前的李初菡让他大感意外。

“谢谢你...。”

李初菡只说了这三个字,没有多言,取出自己携带的手绢,拧干了精心的帮着穆飞包扎左臂的疮口,那种温柔是穆飞这几年里从来没感受过的。

穆飞任由李初菡摆弄,由于这丫头不擅长包扎,搞得乱七八糟。

望着妻子倔强的神情穆飞顿时苦笑道。

“菡菡,你去化缘吧,我自己来可以了。”

“贫嘴!”

穆飞的调侃让李初菡脸颊羞红,搭配她那被海水浸透的衣衫,显得格外迷人。

穆飞竟然有些痴了。

好容易缓过神来,赶忙将李初菡打的蝴蝶结解开,重新包扎好站起身,李初菡跟在他的身边。

这时候海滩上终于传来了哭声,这也是难免的,人们大难不死通常选择的不会是开怀大笑,而是泪水。

穆飞环视一圈,他可不会像这些人一样哭哭啼啼,而是要做好今后的打算。

带着李初菡返回了橡皮艇,此刻的李正业也恢复了些情绪,虽然对穆飞依旧不满,却没有打骂了。

一家人将橡皮艇拉上岸,放了气。

穆飞选了岸边小林中的一块空地,就在那些难民懒洋洋休息的时候,穆飞交代李初菡照顾岳父岳母。

自己带伤独自朝小林深处行去,过了许久穆飞捧回来一些干柴,又走了。

穆飞不断的捡回干柴,天色渐晚。

夜幕终于降临了。

一缕缕寒风凭空而现,原本温热的沙滩开始变得冰凉,穆飞熟知临海的天气,他顾不得伤痛必须在夜晚来临前做好过夜的准备。

“你在干嘛?”

“点火。”

见穆飞拿了根木桩用随身小刀削尖,在木头上快速旋转,李初菡好奇心大起。

身为现代人,又是富家子弟,李初菡哪晓得转木取火的道理。

穆飞只是笑笑,不大会火苗升起,一家人围在小火堆旁暖和了不少,甚至晾起了衣服。

这下子那些同样落难的人们傻眼了,海风刺骨,从来没遭过罪的他们被冻得大鼻涕直流。

几名富豪子弟不甘心,起身学着穆飞去小林深处寻找干柴。

这乌漆嘛黑的上哪分辨呀,废了好半天劲头,才弄了不多。

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哼,来咱们也暖和暖和。”

其中那名踢倒过穆飞水桶的男青年叫嚣着喊道,现今落难他依旧看不上穆飞。

一大帮人围在了青年的身旁。

结果转木取火,又傻眼了。

这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,轮到自己上手了哪那么容易,转了半天没有一丁点火星。

“废物东西,我来!”

又一名膀大腰粗的富豪亲自上场,结果不言而喻。

所有人都沉默了,寒风刺骨,几名女生实在是受不了,现在面子没有理智重要。

她们几个扭扭捏捏的凑到穆飞他们所在的小空地。

“大叔,大婶,小哥哥...我们好冷呀,能让我们烤烤火吗?”

还别说,这几位长得够漂亮的,家庭条件好,皮肤保养得一流,即便素颜依旧魅力不减。

尤其是看到穆飞未卜先知又转木取火,好感大增,故意朝他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要命神情。

穆飞顿时尴尬了。

“哼!你们不是能自己生火吗?现在怂了?船上跟穆飞拍照时候想过今天吗?”

“我错了...姐姐。”

有些不高兴的李初菡发话了,几个小姑娘立时间悔不当初。